原本无比正经的修女,是怎么被人玩坏的?

星彡P丨文

很早我就想写一篇对修女的吐槽。

记得几个月前我们聊过“修女与鱼”,那时候中文互联网知道这个梗的人不多,我感慨了一句,“现实里修女自带禁欲色彩,在网络上却呈现一种别样的风采,跟夫妻床笫间的情趣护士装、成人电影里的JK妹(指20岁以上)一样。”

这是个不错的好时机,但可惜梗很快就变成了烂梗,变得人尽皆知。尽管如此,扮演修女的老鼠台主播Niki如今只有6万粉丝,依旧是个不知名的小主播。

是的,梗火了但梗的主人没火,非常悲伤的话题。

没过多久,有个网上很火的动画叫《契约之吻(Engage Kiss)》,里面有个配角叫“莎朗”。

人设差不多就是“纯洁的战斗修女”,为爱鼓掌的时候,她在枕头底下藏了刀,准备对男主下手,结果提前被人B点下了包……

说明白点,就是(疑似)男主提前把带有神经毒素的药涂在DIO上,“反杀”了修女。

因为这段剧情过于生草,再加上剧本是写过《白色相簿2》《路人女主》的老熟人 丸户史明,所以很快就在网络上出了圈。

不知道时候起,修女们似乎总是在被人迫害的路上。

经历过各种ACG作品洗礼后,圣职者的禁欲属性似乎用烂了,以至于大伙一看到修女,第一反应多少是有点涩涩的,带着欲情的意味。

修女吸引力来自反差感。要知道现代社会的男女性别观就很玄学,女生就不说了,男生这边:

我们常常会要求一个女性,既要在外矜持腼腆,又要对你主动热情,既要温柔体贴上善若水,又要性感风骚媚眼如波。

这种割裂感,感觉不是在找对象,更像是在治精神病,所以有个哥们总是建议我去宛平南路600号(精神病院)逛逛,那里遇到的几率更大一点。

但是欲望并不总是与现实对应的,在二次元的虚构世界里,你可以追求某些你在三次元世界很少见的事物,比如纯洁又欲情的修女。

(某种程度上,能够理解修女皮套的虚拟主播了)

首先我们从最明显的外貌谈起。

尽管没人规定二次元里的修女必须得跟现实里一样,但还是能感受到一些细节上的差异……(事先声明,我没学过专业的服装设计,只谈一些感性上的理解)

现实里的女性服装大多通过“做加法”的方式来让衣服看起来更精致,比如Lolita服繁复的蕾丝边,JK服的格子裙花纹,这些都是典型的不具备功能性的装饰元素,单纯为了好看的设计。

而传统修女服的版式则正好相反,主要以“做减法”为主,接近我们常说的基础款。长裙消弭了身材曲线,头巾收束了一捧长发,将整个人裹得严严实实,黑白的整体配色给人以单调朴素的观感。

ACG作品进行二次创作,往往会以增量的方式,给修女添加大量的装饰性元素。按画师的放飞程度来区分,最开始是莫名其妙的胸部曲线,以及一些需要精细裁剪才会出现的腰部收束。

比如漫改动画《黑色五叶草》里的修女。初看与现实里的修女服装扮没啥两样,但仔细观察会发现,明明只是多了几道曲线,腰部和胸部的纤细线条一下子就出来了,顿时感觉色气不少。

(明明身上盖得很严实,却又故意描出乳沟曲线)

(如此贴合“南半球”的曲线,也只有动漫里会有了)

很多作品里,原本要求齐眉的头巾,变得可以戴在额头上很高的位置,这样就能把前额和一部分刘海露出来。接着是简单的饰品改造,比如十字架、玫瑰念珠等等,又或者是宗教性质的装饰花纹。

你可能见过《魔法禁书目录》里的茵蒂克丝,整体服饰配色使用了白和金,不再局限于传统黑白的素色。

换到现在,修女服设计就更加开放了,各种眼花缭乱的立体裁剪,复杂到需要用放大镜去仔细观察的程度。

不得不感叹在XP开发方面,国产手游已经能跟世界接轨了,根据不同的场景需要,修女们会套上迷你裙、穿上高跟鞋、又或者在飘飘长裙侧面开衩。

(崩坏3rd 阿波尼亚)

(无期迷途 苍白之祈)

实际上对修女的改造不止是二次元作品,在P站欧美小视频和Cosplay也很常见。当然,常见是一回事,有人觉得难以接受也很正常。

我因为《第五人格》关注的一个游戏插画师叫 “画画的花噎菜”,平时他会在自己微博展示自己的日常画画进度。

由于插画里修女的露出度问题,之前在评论区引起过一些好奇与争议。虽然不是什么大节奏,但很典型,所以这里拿来随便聊聊。

可以看到,下面这组人设背景图传达的核心信息类似:家破人亡的小女孩,被教堂的修女所拯救,长大后拿起武器已经独当一面的故事。

修女只是配角,却因为深V低胸装抢了镜头。

“确实不大雅观,而且不符合实际”,有人建议作者“裙子画短一点,旁边再开个衩,能加上若隐若现的丝袜就更好了,这样可以跟上身的性感风格统一。”

也有人调侃着,为修女的遭遇打抱不平:“大热天的我躲在空调房里都热的浑身发抖,凭什么修女就要闷得严严实实的?搞封建糟粕压迫女性是吧。”

玩笑归玩笑。说好的虔诚善良,心态平和,不沾染世俗的欲望,又与世无争,发愿一生不嫁,将自己一切都奉献给耶稣,专注于赞美上帝的修女们……如今摇身一变已经成为大众老婆,逐渐变成涩涩的代名词,作为一种暧昧被人所接受。

(类似的现代修女COS网上可太多了)

再加上男孩们最喜欢的总是战斗题材,于是修女们不得不总是与枪炮刀剑相随,她们和战斗女仆、战斗JK一起,慢慢变成二次元文化一定程度的生产套路,培养起固定的受众。

但有一说一,这种反差感玩的太多,修女也逐渐开始变得像漫画里穿着性感比基尼打架的亚马逊战士,穿戴着高科技机甲却裸露着大腿肚脐的机甲少女,上战场打枪还穿高跟鞋黑丝袜的FPS女角色等等前辈般常见。

我相信现在很多人其实对修女属性逐渐脱敏了。

(来自战锤40K的战斗修女)

吉奥乔・阿甘本在《亵渎》中说:渎神是与“神圣的(Sacre)”相对的概念。如果奉圣(Sacrare)是把事物从世俗法律中移除、隔离出去,那么反过来,渎神则是使这些事物回归人的自由使用。

在今天,涩情正是这样的一个领域。当人们(特别是阿宅们)把涩情从现实生活中剥离出去,可供消费的暧昧素材却越来越多,导致涩情本身在消退,变得去涩情化。

于是一个很反直觉的现象是:

如今一个ACG作品想要成功“卖肉”,有个前提就是不能将这个意图公开表现出来。你不能特别露骨地像里番那样说“我就是要卖肉”。

就像有人因为角色好看入坑了《死或生》,开始练习起硬核的格斗机制。有人爱上2B小姐姐,开始研究《尼尔》游戏的背景故事。

在象征的层面上,那些设定复杂的作品总是要求我们放弃欲望,即直接看到“卖肉画面”的欲望,但因为有了放弃的过程,又让之后的冲击更加强烈。

拿开头提到的“纯洁的莎朗”来讲。印象中纤弱的修女却擅长战斗,号称“纯洁的莎朗”却在枕底藏刀,最后被人在B点下包。

这个角色完全符合宅男们关于“修女”的幻想,虽然有卖肉桥段,但因为看完只感觉到生草,反而比单纯卖肉更令人印象深刻。

姜文的《邪不压正》里有一句很经典的台词,“就是为了这点醋,我才包的这顿饺子”,现实里创作者为了塞进杀必死福利,为了让你感到涩,往往要费尽心思。

我很期待,未来修女属性还能被人“玩”出什么新的桥段出来。难道你不想么?

-END-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萌头条 » 原本无比正经的修女,是怎么被人玩坏的?

赞 (3) 打赏

评论

2+3=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