妖郭夜行,鬼哭啾啾:聊聊《仁王2》DLC3中的妖怪

  此前我们已经聊过了《仁王2》本体和前两个 DLC 中登场的妖怪,这次我们来聊聊《仁王2》DLC 3 里出现的新妖怪和一些零碎的小事情。拖了这么久的原因是我原本完全不想写这篇的,因为 DLC 3 里一共有 10 种“新”怪,但其中 4 个来自同一传说,3 个之前写过,1 个是忍组自己编的,算下来就只有两个还勉强算是值得一说。

  但因为种种原因,我最终还是决定把这篇东西搞出来。之前简略写过的针小鬼我会在这篇里补成完整版,会占很长篇幅的立乌帽子和女天狗我就直接贴以前文章的链接了。


针小鬼

  针小鬼是聚集了使用过后老旧的针与破损的刀具所化成的妖怪,属于一种付丧神。付丧神又叫九十九神, “九十九”(つくも)一词象征着漫长的时间及经历。

  在日本万物有灵的信仰中,神与妖的分界时常是不甚分明的。任何动物只要活得够长,就可以获得灵性,器具也是一样。普通的居家用品若在还能使用时便被丢弃,或是因为没有被正确地使用而被损坏,又或是被闲置百年不予理睬,它就会化为付丧神。

  或许是因为针与刀具这等锐利物品会让人感到些许畏惧,所以它们被认为格外易于妖化。每年的 2 月 8 日或 12 月 8 日为日本的忌针节,人们会在这一天把折断、弯曲、生锈而无法使用的针供奉在附近神社或寺院,这一习俗被成为“针供养”。

  针小鬼在本次的新 DLC 中才加入《仁王2》的,但其实它在初代的 DLC 中就已经有登场了。同为史莱姆全家桶的换皮经典成员之一,针小鬼终于是出来露了个脸,但曾在初代中占有更重要戏份的泥田坊却直到最后也没能出现。

子泣爷爷

  子泣爷爷也叫儿啼爷,出自民俗学家柳田国男的《妖怪谈议》。传说中这种妖怪居住在四国德岛地区的山林中,长着一张老人模样的脸,却会发出婴儿的哭声。路过的人如果误以为它是弃婴而把它抱起,子泣爷爷就会抓紧抱着它的人并逐渐变沉,最终把同情心泛滥的可怜路人压死。

  在青森地区,还流传着一种名叫“子泣婆婆”的妖怪。它的外观和行为跟子泣爷爷差不多,不过脸是老太婆的长相。

  之前的文章里我曾介绍过濡女产女这两种妖怪,它们的传说中也有着“会变沉的婴儿”这一要素;而子泣爷爷因为经常在夜里发出哭声,又时常和一种叫做“一本足”的妖怪被联系在一起;在德岛地区的传说中,还有一种会要人背自己,在被背起后就会逐渐变沉的怪石“背喃石”……大概这就是各地民间传说相互影响的结果吧。

漫画《鬼太郎》作者水木茂的故乡鸟取县境港市的子泣爷爷雕像

  游戏中的巨婴爷爷手里拿个拨浪鼓当大锤用,我总觉得它的动作和独脚踏鞴有些相似。它的能力是变成石头从而增强防御力,投技为变沉然后压在玩家身上,我个人很喜欢这种源自传说但又包含创新的设计。

以津真天

  传说以津真天是长有人面、鸟喙、鸟翼、蛇身的妖怪,翅膀展开有 5 米长。它因叫声听起来像“待到何时”(いつまで)而得名。以津真天出自《太平记》中的故事《广有射怪鸟事》,当时京都因疫病流行,出现了很多死者,于是有人认为它的叫声是指“要将尸体弃置到何时”,也就有了“以津真天是从死者的怨念中诞生”的传闻。

  《广有射怪鸟事》常在乍看之下被当作“广州有人射了怪我鸟事”,讲的是一个名叫隐岐次郎左卫门广有的人射落怪鸟“以津真天”的事情。熟悉车万的朋友应该会对这个故事的名字有印象,因为魂魄妖梦的主题曲就叫《広有射怪鳥事 ~ Till When?》。

  画师まあち,pid=23177484  

  《太平记》记载,在元弘三年七月,日本发生了全国流行的传染病,引起了大量人员死亡。有一天御所的紫宸殿上空突然出现了一只巨大狰狞的怪鸟,不停叫着“いつまで、いつまで”。

  虽然这只妖怪并没有袭击人,只会在天上大鸟转转转,但毕竟它长得又丑声音又吵,搞得大家都很害怕。而且它有事没事就往天皇御所的房顶一蹲,开始哭丧,偶尔还表演绝活喷个火什么的,这也不像话啊。当时的后醍醐天皇都要被搞得神经衰弱了,于是叫来了关白藤原道平手下的名射手隐岐次郎左卫门广有,要他射杀怪鸟。

  广友表示,只要我看得见,就能射得中,随后备好弓箭开始在御所前蹲点。到了八月的一个月明之夜,突然黑云涌动,云中发出了火焰燃烧的声响。广有挽弓搭箭,嘴里念叨着什么“小透不算挂”,然后一箭射出。围观的天皇和群臣只听得云中二十丈高的地方传来一阵哀鸣,紧接着,已经被射死的怪鸟就坠在了地上。

  虽然这个故事是《太平记》来的,但《太平记》中只将这种妖怪叫做“怪鸟”,是鸟山石燕在《今昔画图续百鬼》中开始以它的叫声把它称作“以津真天”。

  鸟山石燕《今昔画图续百鬼》中的以津真天  

  游戏里的以津真天身为一只精英怪,压迫力和强度却堪比 Boss,真是非常有牌面了。另外,我觉得它由尸骨组成的翅膀和缀满断手的尾巴设计蛮带感的。

立乌帽子

  立乌帽子就是铃鹿御前,原本我是这样认为的。但光荣历史学总是能让我惊讶。

  在有些版本的传说中,铃鹿御前是天女;在另一些版本的传说中,她是出没于铃鹿山道的盗贼,因经常佩戴高高的乌帽子,得名“立乌帽子”。在《仁王2》里,立乌帽子是盗贼,被大岳丸变成了妖怪;而铃鹿是大岳丸的妹妹,也是主角的妈。

  因为坏女人铃鹿(或者说立乌帽子)、舔狗大岳丸和人生赢家坂上田村麻吕基本上是共享同一段传说的,所以他们的故事我在之前的文章里介绍大岳丸的时候已经讲过了,不再复述。

  有个有趣的细节是,或许因为任务“太初之鬼”中的貉都被立乌帽子抓去玩 SM 了,这个地图中即使是三道杠的宝箱也是不会跳出宝箱怪的。

金鬼·风鬼·水鬼·隐形鬼

  据《太平记》记载,天智天皇时期在伊势国与伊贺国国境处,有个名叫藤原千方的豪族起兵谋反,其麾下最著名的就是拥有超凡能力的“四鬼”。

  藤原千方号称藤原千常之子、传说级英雄藤原秀乡之孙。不过这事其实不怎么靠谱——一方面是天智天皇那会儿中臣镰足刚改姓藤原,全天下姓这个的人不多,里面没见有藤原千方这号人;另一方面是时间也对不上,天智天皇可是比藤原秀乡早了接近 300 年的人。目前学者大多认为是《太平记》写错了,不过我们倒是不用太严谨,哪怕是干脆把千方当作架空英灵看一乐也行。

歌川芳虎的《书画五十三驿·近江土山千方之邪法》

  四鬼的经典配置为可以弹开攻击、刀枪不入的金鬼,能放出强风将敌人吹飞的风鬼,能引起洪水攻击敌人的水鬼和可以消除气息突袭敌人的隐形鬼。在有些传说中,水鬼和隐形鬼会被替换成土鬼和火鬼。四鬼不可思议的能力多半是忍术夸大来的结果,因此他们也被看做伊贺忍者的始祖。

憨憨金鬼

  游戏中的金鬼是独眼鬼换皮,新买了大金链子金腰带,出来当门卫了,变得攻防双高;风鬼是忍者妖鬼换皮,到处乱窜变得更难缠了,不过是四鬼中唯一不强制玩家与其交战的家伙;水鬼是夜叉换皮,连属性都没变的,但新武器挺酷;隐形鬼是古笼火换皮,感觉它微薄的存在感很对得起“隐形”两个字,除了新招式“影流之主”之外,我对它就没什么印象了。

贱贱风鬼

  顺便一说,四鬼也是老二五仔了。当时朝廷派纪朝雄平定叛乱,他见到四鬼当场就念了两句诗:草も木も我が大君の国なればいづくか鬼の棲なるべし,意思差不多就是天下都是天皇的地盘,要是搞事,就算是鬼也没你们好果子吃。听了这话,四鬼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被感动了,当场跑路。而没了四鬼支持的藤原千方在不久后就兵败了。

色色水鬼

  说起来,我第一次知道这四个家伙,是在隔壁的《无双大蛇》里,印象中他们是和蛟爷一样模型的大众脸来着。《无双大蛇》里不少妖魔军的大众脸武将都是有名有姓的日本妖怪,其中牛鬼、以津真天、涂壁、铁鼠、黄泉军、夜刀神、烟烟罗等已经在两部《仁王》中作为敌人登场,而影鳄更有牌面一些,在《仁王2》中成为了初期御三家守护灵之一。

顺带一提,P5里有其他三鬼登场却没有隐形鬼,就……隐形了呗

  四鬼都是老怪的换皮,而藤原千方的四鬼出现在大岳丸的鬼牙岛这件事本身也是略显牵强,我很怀疑这是忍组在注水。

祸梦鬼

  这个家伙就没什么可说的了,因为它是忍组自己编造出来的妖怪,算是大岳丸和守护灵“噬梦”合体后的终极形态。

  祸梦鬼是《仁王2》主线的真·最终 Boss 了。这次的 DLC 的剧情就是要交代大岳丸和楚叶矢丸的来历,从结果来说,这个故事是讲完整了的,但就是……有点土。

  另外,我有一个地方没太懂,就是为什么果心会从祸梦鬼的断角里现身。阿秀是穿越的就算了,果心又是怎么回事啊?而且他的守护灵也是噬梦,总不至于说他其实就是代表大岳丸坏逼的一面吧。

  果心在最终动画里刷了下存在感,但关于他的图鉴似乎也没更新什么条目。我至今还没能想清楚大岳丸和果心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关系。

女天狗

  支线彩蛋 Boss,招式设计很有意思,除了有《死或生》来的怀中抱妹杀,还有来自“奶排”的暴扣。

  不过关于天狗的介绍我这里就不再复述一遍了,因为在之前的文章里讲天狗的时候已经花不小的篇幅写过了,那里面对各种天狗的介绍还算是比较完整的吧,还附赠了两段传说故事来着。

在设定里隐藏头部装备的话就能摘下面纱

  《仁王2》的图鉴里并没有女天狗的相关页面,不过在 1.23 版本更新后,玩家可以幻化成她的样子了。我认为这是好的,而且没有任何坏处。


刀冢与尸狂

  《仁王》系列中的刀冢和尸狂除了提醒玩家前有险地或强敌外,也常常呈现一些彩蛋内容。这一特色系统在 2 代得到了相当程度的深化,刀冢有时也会在叙事上起到一些补充作用,甚至能够触发特殊剧情。但遗憾的是,本次 DLC 开了历史的倒车,仅有两个刀冢比较特别,而且虽然特别,却和有趣远不沾边。

  第一个是血刀冢“上古英杰·纪伊枭帅”。《古事记》记载,在神武天皇时期有一群猛男,合称“八十建”,意思就是 80 个勇猛的人;而《日本书纪》是为了区分忠逆,便把官军写作“武”,叛军写作“枭帅”。不过他们说是勇猛,其实到也没被多么浓墨重彩地描述,一下子就被大佬当成经验包收掉了。至于纪伊枭帅为什么出现在这里……大概只是因为游戏里这个任务发生在纪伊国吧。

  第二个要说的刀冢里是个神秘人物,不知道他是被汉化组遗忘了还是怎样,并没有中文名字,所以我也无从判断他是谁了。多才多艺的人?或许只是个无关紧要的路人刀冢也说不定。

  第三个家伙躲藏在第一个主线任务里涂壁后面的隐藏房间中,身后是一间小神社和一个阴阳师的尸体。这个尸狂不需要被召唤就就站在这里,我觉得他穿的衣服非常眼熟可就是没找见是哪套,联系这关的背景故事我也没想出他到底是谁,希望有人能告诉我。

太初武士

  本次 DLC 3 的标题叫“太初武士秘史”,理应是讲述首任征夷大将军坂上田村麻吕的故事了。在预告里,出现了与玩家长相相同的角色身穿征夷大将军之铠,当时我还以为主角是坂上田村麻吕转世或者说玩家要操作他。但实际上,坂上田村麻吕的下场在游戏中似乎并不乐观。

  在任务“太初之鬼”中,我们在路边的尸体上捡取物品时会出现一句“我们官军竟会溃不成军,不知将军是否无恙”的遗言。当时我还没当回事,想着坂上田村麻吕这等人物,最多也不过是陷入苦战罢了,大概过一会就会登场。

  但到了与道中 Boss 大岳丸对战时,他在过场动画中坐在一堆尸体上,说“即便集结几千大军之力,人类依旧脆弱”。这时他手里拿着的就是坂上田村麻吕的头盔,这样看来,大将军怕是凶多吉少了。

  这等于说是坂上田村麻吕被干掉之后,主角顶替他完成了任务,而主角的故事被当作坂上田村麻吕的事迹流传后世。可是游戏里这个任务发生在延历十六年,如果这时坂上田村麻吕已经死了,延历二十年时征讨虾夷的又是谁呢?


  《仁王2》在最后把剧情讲圆了挺好的,虽然土了点。不过剧情上再没留什么太大的坑要填,毕竟短时间内《仁王》系列真的不会出 3 了,看之前的开发纪录片,安田先生也明显是累了。对这个游戏我就不多评价些什么了,只希望忍组和光荣在接下来都能争口气吧。

  也希望我能赶紧想出接下来有什么东西好写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萌头条 » 妖郭夜行,鬼哭啾啾:聊聊《仁王2》DLC3中的妖怪

赞 (0) 打赏

评论

9+9=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