几本已肥可宰的历史类小说,量大质优全是大神之作,千万别错过

大家好,我是冬日暖阳,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,几本已肥可宰的历史类小说,量大质优全是大神之作,千万别错过!

几本已肥可宰的历史类小说,量大质优全是大神之作,千万别错过

《我不是野人》作者:孑与2

这一次,不问成绩,只问本心,这一次只想好好写一回书,这一次写的是希望,写的是我心中最深的梦想,我真的好想认认真真的穿越一次,真真切切的在梦里活一次。

精彩回顾:云川对自家早上刚刚用油煎炸过的新鲜竹虫非常的有信心,这东西是他的零食,从来到这个世界一直吃到现在,还没有出现吃腻了的情况。更何况这包竹虫还温温的,且浓香四溢,现在吃正是最脆,最香的时候,他不觉得这个美丽的少年能够抵挡得住。

果然,竹虫出马手到擒来,当初嫘就是没法子抵挡这东西的浓香,才变成云川族座上客的。自从云川把大树叶包裹的竹虫放在少年的面前,这个身材矮小的少年的口水就大量分泌出来了。不仅仅是口水分泌出来了,她原本显得有些威严的目光也被竹虫的香味给腐蚀成了渴望。即便是这样,少年依旧控制着自己的手不愿意伸出来接。

云川豪迈的抓了一把竹虫塞进嘴里,酥脆的竹虫进到云川的嘴里,立刻就被他雪白的牙齿给咬得粉碎,一些碎末甚至在他的齿间跳跃。少年死死地盯着云川上下开合的嘴巴,恨不能钻进去把那些竹虫从他嘴里掏出来。云川一边吃,一边把竹虫又往少年的面前送一下,现在,竹虫距离他的鼻子只有半尺。

“咕咚”,少年吞咽口水的声音很大,而且嘴角还有一丝亮晶晶的东西滑落,丝线拉的老长。看得出来,他眼中的清明基本消失了,如果云川没有猜错,此时此刻,他脑海中正有两个小人在打架,且想要吃东西的小人快要把拒绝吃东西的那个小人掐死了。他的手不由自主地伸出来,小心的抓了一枚竹虫放进蓄满口水的嘴巴……然后那个拒绝吃东西的小人就被想吃东西的小人给生吞活剥了。

几本已肥可宰的历史类小说,量大质优全是大神之作,千万别错过

《大唐扫把星》作者:迪巴拉爵士

贾平安出生时李渊驾崩,重病时李世民驾崩。他穿越在即将被村民们活埋的那一刻,自爆……不,自救成功。李治继位、接着二圣临朝、武妹妹称帝、最后老李家再度翻身。这么多变的局面怎么搞?顶着一个扫把星的名头,他脚踩三只鸡蛋辗转腾挪。今日挖坑,明日忽悠……

精彩回顾: 卫无双心中大震,失礼地抬头看了一眼。

李治神色平静,并无老爹的女人被男人触碰后的恼怒,“明德统御感业寺无方,责打二十棍。贾平安……少年热血,卫无双……”

“臣在。”作为女官,她有自称臣的权利。 但此刻她脑子里懵了。

贾平安触碰了先帝的女人是事实,感业寺苛待那些女人也是事实,但这是惯例,用这种苛待来消磨那些女人的繁华心,让她们学会面对现实,成为木头人。

这是大伙儿都知晓的事儿,可皇帝为何对明德下了狠手? 她不解,然后想到了贾平安的匪号扫把星 难道这扫把星还能逢凶化吉?

李治吩咐道:“你去呵斥贾平安。

呵斥……明德挨了二十棍,贾平安只是呵斥。这个呵斥怎么就像是敷衍了事,掩人耳目呢?

王忠良同样是不解,但他没敢问,一路急匆匆地去了外面。

明德正在翘首以盼,见他来了就欢喜地道:“可是要收拾那个扫把星?”

几本已肥可宰的历史类小说,量大质优全是大神之作,千万别错过

《锦衣》作者:上山打老虎额

如果一个人不幸回到了天启六年。此时大厦将倾,阉党横行,百官倾轧,民不聊生。党争依旧还在持续。烟雨江南中,才子依旧作乐,佳人们轻歌曼舞。流民们衣不蔽体,饥饿已至极限。辽东的后金铁骑已然磨刀霍霍,虎视天下。而恰在此时,张静一鱼服加身,绣春刀在腰。他成为了这个时代,以凶残和暴力而闻名天下的锦衣卫校尉。在这个不讲理的时代,恰恰成为了最不需讲道理的人。

精彩回顾: 张静一惊魂未定,心里却是升腾起无数个,然后忍不住痛骂,这狗皇帝。

好不容易地恢复了冷静,现在见天启皇帝还是如此融洽的样子,唯一的解释可能就是……天启皇帝已经将当初临幸的这个小宫女……忘了。

你大爷的,这不就是提起裤子不认人吗? 而魏忠贤,显然也绝不会在意区区一个打杂的小宫女,甚至多看十眼,也绝记不起来。

这时候,张静一对天启皇帝是又嫉又恨又气愤,看来……御女无数,真的不是吹牛的,这天启皇帝分明一丁点印象都没有的样子,可见这厮……平日里……到底是何等的拔X无情。

张静一深吸一口气,他镇定下来,此后怎么走,他暂时还没想过,人生就是如此,有太多的意外。

张静一尽量平静地道:“陛下,这是卑下的妹子。”

几本已肥可宰的历史类小说,量大质优全是大神之作,千万别错过

《新书》作者:七月新番

新朝末年,王莽改制失败,天下将乱,赤眉绿林义旗高举,刘秀兄弟志在复汉。

精彩回顾:八月初时,第五伦已经结束了他的郡北之行,回到列尉郡首府长陵城中。

而当张湛问起他此行见闻时,第五伦便将自己担忧说了出来。

“涣县、修令县、漆墙县僻处一隅,与增山郡、威戎郡相邻,人口稀少,土地贫瘠。我奉郡君之命巡视,竟看到有缘边流民从北方南逃,据当地人说,已经持续数月,人数不少,绝非孤例。”

“边民又开始南下了?”张湛一惊,此事地方县乡一个字都没上报,若非第五伦亲眼所见,他都有些难以相信。

而之所以说“又”,是因为类似的场景,几年前曾出现过。

且说,北方匈奴自从汉宣帝之后,就成了大汉名义上的宾属,呼韩邪等几位单于还亲自到长安朝觐汉家天子,接受汉官印章,边塞维持了一甲子和平。

直到王莽代汉,决定收回旧印,并降低匈奴的规格等级,让他们不再作为宾客,而是臣子。这之后王莽改名上瘾,决定内外平等,也给匈奴单于改个名:改成“降奴服于”。

加上在西域的纠葛,匈奴单于终于和中原决裂,表示只认刘家皇帝,你王莽算什么东西?南北再起战火,已经几代人没打过仗的边塞,再度有了匈奴人劫掠的马队,连破两郡,斩主官头颅而去

别的不说,王莽对外态度极度强硬,立刻向匈奴宣战,募集大军三十万人,分给十二将军统领,分道并进,讨伐胡虏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萌头条 » 几本已肥可宰的历史类小说,量大质优全是大神之作,千万别错过

赞 (0) 打赏

评论

7+1=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